网站首页 生意 商业研究 创业故事 创业课堂 财富前沿 大公司 创业动态 大消费 电商 热点关注 投融资 产业动态 文娱 AI智能 干货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青年创业网提示多做项目考察!

一群人,三年10个IPO,26只独角兽

企服日报 2022-01-04 18:46:49    我要分享:

2019年5月的一天,碧桂园创投管理合伙人牛若磊带着团队走出蓝箭航天的办公室,他们刚刚拜访了这家中大型运载火箭制造商。

彼时,商业航天对绝大部分VC来说还很陌生。2019上半年,牛若磊团队研究得出结论:此时的中国商业航天可能正好是美国的十年前,即SpaceX还没有发射第一枚火箭时的状态,“我们坚信美国的市场中国一样存在”。随着对行业的深入梳理,蓝箭航天进入团队的视野,得知企业正在融资,牛若磊迅速带团队飞往北京,见到了蓝箭航天创始人兼CEO张昌武。

蓝箭航天是中国最早进入商业航天领域的公司之一,也是国内第一家对标SpaceX的中大型液体火箭制造商。从2017年开始,张昌武放弃研发难度和投入都更小的固体火箭,转型做中大型液体火箭。两年后,基础设施建设已初步完成,公司急需大笔资金推进研发。相比小型火箭,蓝箭航天这一模式需要更多资金投入,难度系数也更大,此前多家投资机构接触后望而却步,公司融资面临艰难境地。

与张昌武初次交流后,牛若磊记得团队对项目充满问号。“市场到底在哪里?是不是能赚到钱?做这件事难度有多大?蓝箭团队能不能把它做成?做成这件事还需要哪些条件?政策是否支持……”这些问题第一面后没有找到答案。

那时碧桂园创投成立不到半年,还没有投出过任何硬科技项目。

为此,牛若磊及团队遍访了监管部门、产业上下游、潜在卫星客户、行业专家和公司管理团队、技术团队等数十人,仅与张昌武本人就进行了五次当面深聊。“我们花了近半年的时间,把全行业企业都访谈了一遍,觉得最终能够成功的还是要走SpaceX的模式,做自主研发、重资产。”按此标准,蓝箭航天无疑是当时最值得投资的标的。

但这一项目资金需求大,不能贸然下手。牛若磊调研后测算出,大约5亿人民币能够让蓝箭航天造出一枚火箭,同时再多备两发。2019年12月,碧桂园创投果断的独家投资蓝箭航天5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成为商业航天领域迄今单笔最大投资。

这笔融资当时轰动了整个行业,也为蓝箭航天的后续研究和持续融资打开大门。随后,红杉中国、经纬中国、基石资本等知名机构纷纷入局,蓝箭航天在此后一年完成了12亿人民币融资。据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底,蓝箭航天估值已超80亿人民币,成为名副其实的独角兽,而碧桂园创投截止目前仍是其背后最大的机构股东。

两年后,张昌武回头看依然感慨,“我们一直认为碧桂园创投极大地改变、甚至决定了中国商业航天的发展方向和节奏。2019年碧桂园创投出现并给予我们相当大的支持,验证了一件事:在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的过程中,有人愿意支持理想。”

当然,蓝箭航天对于碧桂园创投同样极具特殊意义——这是团队出手的第一个硬科技项目,也是团队早于大部分行业之先,在项目关键节点精准投出的一个明星项目。

自此,这家身上带着地产烙印的CVC机构异军突起,开始一次次打破外界的刻板印象。

碧桂园创投三周年

华南创投崛起一支新军团

追溯起来,碧桂园创投的故事最早始于2015年。那一年,现任碧桂园创投创始合伙人的周鸿儒,开始带领团队在集团内部做起了投资,任务是探索集团的资本创新,辅助集团做相关资本运营工作。碧桂园创投管理合伙人代永波记得,最原始团队只有三四个人,他们搭建起包括股权投资在内的三个业务板块。这是碧桂园创投最初的雏形。

有趣的是,早期的业务板块与黑石集团的业务架构十分相似。有集团的资金支持,这个小团队先从LP试水,随后三年内出资支持了数家头部GP,并帮助集团对地产主业外的副业进行梳理,担任集团内部的财务顾问。

2019年1月,初创团队迎来了重要里程碑——作为集团直属股权投资事业部的碧桂园创投,内部发文正式成立。而最大变化体现在,如果说正式成立之前是以赢得集团信任为阶段性成果,那么从2019年起,碧桂园创投要面临着更大的难题——如何赢得市场信任。

一家地产CVC应该怎么投?代永波坦言,当时市场上最头部的投资机构红杉、高瓴、腾讯投资等,都曾是碧桂园创投的深度观察对象。“那时我们策略比较简单,先把头部机构的portfolio研究一遍,参照他们的盘子,我们用足够的资源和努力,在足够早的时点进去。”

集团背景让碧桂园创投自带进场的优势,但进入新行业,早期也不是一帆风顺。代永波印象很深刻,团队刚开始在市场上找项目时,FA机构为他们推荐的项目大多是头部机构挑剩的,“别人觉得你‘只有钱,不专业’”。在一些热门项目上,团队好几次因为新手标签被拒之门外。

这让代永波陷入深思:如果只是复制别人的策略,将永远成为追随者,只能“捡漏”。

改变先从团队内部开始。

2019年底,碧桂园创投内部做了清晰明确的部门划分——每个MD作为部门CEO,从经营角度对部门业绩负责。也就是把每个部门当作一个小GP,MD需要将部门投的所有项目当成一个整体portfolio进行管理。

为此,碧桂园创投自主研发了数字化管理平台“凤翎”,把所有决策流程标准化、线上化,行研、投决、投后管理……成为投资行业数字化走在最前端的机构之一。2020年,碧桂园创投开始引入内部良性竞争,授权每个部门覆盖一条赛道的同时可拓展其他赛道,在团队间形成竞速效应。

效果开始渐渐显现。碧桂园创投效率明显提升,2020年投资金额年增长率为113%、2021年投资金额年增长率为175%;迄今为止,团队投资数量超过90家,而IPO数10家,捕获了独角兽(估值10亿美金以上)26家、超级独角兽(估值100亿美金以上)8家,已经成为集团重要的业务利润贡献者。

此时的碧桂园创投野心初显:要成为与集团在地产界地位相匹配的产业资本,做细分赛道上最主流的投资机构。“就像与杰克·韦尔奇对GE业务的要求一样,做不到前三名,就干脆别做了。”代永波直言。

正如美元世界有黑石这样庞大的资产管理机构存在,人民币资产圈会不会出现这样一个机构呢?如今三年过去,代永波提起碧桂园创投的成立初衷时十分笃定,“我相信一定会出现,只不过是谁去做的问题,而我们这帮人有这个想法和愿景,愿意往这个方向去努力。”

硬科技战场的年轻面孔

“哪里薄弱投哪里”

2021年,国内创投圈风起云涌,其中最让人难忘的一幕莫过于VC圈似乎无人不投硬科技。在这片江湖,碧桂园创投团队深耕已久,目前超过52%的资金都已经投向了半导体、新能源、光伏、先进制造等硬科技领域,其次是医疗健康,最后是新消费。

与大多数投硬科技的新生机构不同,碧桂园创投只投原始创新的技术和市场稀缺的头部项目,“投红投专投长线”:此类项目向来争抢激烈,头部机构云集。

然而过去三年,无论是半导体龙头紫光展锐、盛合晶微、比亚迪半导体还是当红独角兽壁仞科技、蜂巢能源,背后都出现了碧桂园创投的身影,甚至经常是融资阵营中唯一一家民营机构。

同行开始好奇,成立仅三年的碧桂园创投如何拿下争抢激烈的项目?牛若磊透露出他们的重要打法——扎实沉下去做行研,用产业思维找到行业里最薄弱的环节和最核心的企业,“哪里薄弱投哪里”。一旦有了第一个突破,就可以沿着产业链挖掘更多机会,也有了更高的投成率。

这一打法,在盛合晶微(原名中芯长电)的投资过程生动体现。盛合晶微是中国大陆第一家致力于12英寸中段凸块和硅片级先进封装的企业,当前国内高端封测稀缺,而盛合晶微已形成量产,市场认可度高,项目也异常抢手,头部机构和“国家队”虎视眈眈。碧桂园创投自然也不想错过。

接触之初,牛若磊团队曾多次邀约,始终未见到核心负责人。眼看要错失时机,团队想到了老队友紫光展锐。碧桂园创投2020年投了紫光展锐,这是团队在半导体赛道的开局之作。盛合晶微正是紫光展锐封测厂之一。

通过紫光展锐的牵线,牛若磊团队终于见到盛合晶微实际控制人。这次见面,碧桂园创投充分展现了自身在产业赋能上的优势和资源的获取及整合实力,促成了两家公司更深入的合作,同时也凭借对半导体行业前沿的洞察实力赢得团队信任。

最终,碧桂园创投拿到了盛合晶微的投资入场券——参与了后者C轮3亿美元融资。

梳理下来,碧桂园创投的打法不难总结:找最薄弱的环节,投最核心的企业,进而产业链全覆盖——团队首先投了半导体龙头企业紫光展锐,沿着产业链脉络,碧桂园创投挖掘了盛合晶微、长鑫存储、壁仞科技等赛道上的核心企业,彼此赋能,最终形成闭环。“进入的第一步非常艰难。但一旦进入核心企业,拥有一定的产业影响力,投资的话语权也就随之而来。”

如今,这一策略也被团队广泛应用到碳中和等其他硬科技领域。

按碧桂园创投惯常做法,他们会用至少两个月时间做行业“全覆盖式”扫描调查,以3-4人为一个项目小组,“从赛道主干摸到行业的毛细血管”,把行业头部机构、企业都拜访一遍,看得足够全,再寻找合适标的。

蜂巢能源就是团队进入动力电池领域,长达3个月调研之后,重点圈定的目标。

2021年7月30日,蜂巢能源百亿B轮融资完成,股东阵容豪华,碧桂园创投是其中投资金额颇高的一家。蜂巢能源由长城汽车分拆而来,成立于2018年,此时已完成三轮总计近150亿元的融资,无论融资速度或金额都表现亮眼。

“动力电池是一个万亿级赛道,赛道足够大,能够容纳足够多的玩家。后续我们将顺着产业链上下游持续布局。”代永波表示。

三年下来,碧桂园创投深度践行“哑铃式布局”:覆盖成熟企业,及B轮以前的创新项目。2021年,团队在积淀成熟、站稳脚跟后,投资开始向早期靠拢,如今早期(B轮以前)项目占比已达30%。代永波表示,“未来这个比例还将越来越高。”

然而挑战也扑面而来:早期科技项目还未成形,专业门槛极高。应对新的形势,团队一再提高人才标准。代永波透露,目前机构正在全球招聘PHD,“通过占市场约75分位的固定薪资、市场化机构carry机制吸引人才。”

这一做法给碧桂园创投业务拉动的作用是极其明显的。

在碧桂园创投另一个强势赛道——大健康,目前整个团队近九成的投资人有着顶级医科院校,如牛津大学医学博士等学历背景。

“3年来,健康条线的投资从基因芯片到IVD体外诊断,再到早期医疗器械、国产高端高值耗材,我们越来越往前沿走。”代永波介绍。

2021年8月,碧桂园创投领投了蓝晶微生物的B2轮融资,首次进入合成生物学。项目从接触到投出用时半年多,代永波表示,材料学创新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题,进展非常慢。传统基于石油基的化工材料污染和碳排放难题多年未解,合成生物打开了材料创造和绿色生产的大门,紧扣全球碳中和的总体目标。

当时市场对这一赛道还没有形成统一认知,碧桂园创投团队储备有合成生物学专业出身的投资人,一定程度上抢占了赛道投出的先机,“我们因此走在了这一赛道的前位。”

代永波表示,未来几年碧桂园创投要招20位全球顶尖大学的理工医科PHD,一方面学以致用,让他们在技术创新上给到意见,挖掘项目资源,另一方面也是播下创业的种子。“这群稀缺人才如果想创业,我们愿意出钱,从天使轮开始。”这是国内创投机构里并不多见的一幕。

前三年跑得很快,沉淀这些思考

下一程,开启募资计划

回头看,碧桂园创投俨然是CVC圈里与众不同的存在。

通常而言,大多数CVC机构所投项目都以母公司生态链作为延展,为公司主营业务添砖加瓦。但碧桂园创投并不局限于母公司主业,成功兼顾了市场化投资。从2021年加快出手节奏后,碧桂园创投在硬科技、医疗健康和新消费的累计项目,已远远超过了产业链的布局。

但如何说服一众集团高管放手去投相关性不强的领域?代永波表示,其实碧桂园创投一直都在延续集团对商业本质的认知,再复杂的新行业,抽丝剥茧也能看到其本质价值。“我们需要做的是将专业问题用深入浅出的方式沟通,在商业本质上与集团同频共振。”

事实上,碧桂园创投也深受集团影响,将其经营策略和管理方式延续到了投资领域。在实现对赛道头部企业进行全覆盖和深度调研的同时,通过数据中台控制内核、风控及决策,具体业务上给团队充分授权,让团队能够在不同赛道上快速突破。

CVC给外界的印象之一还包括决策流程冗长。对此,碧桂园创投形成了一套高效的决策机制。除了常见的“立项-初审-尽调-投决”流程外,团队内部还会针对性划分:PE项目决策会经过集团层面投决,在VC和天使项目中,估值十亿人民币及单笔投资三千万人民币以下的项目则由团队内部直接决策。分层决策,显著提升了流程效率。

出身于稳健发展近30年的实业集团,碧桂园创投对风控有自己的理解,“VC圈流行的传奇故事,比如十分钟看对眼后就决定拍板的情况,在我们这里是不被允许出现。”代永波强调,这套严密的流程虽然看似不够性感,但可以为团队规避冲动决策的风险。

同时,在很多情况下,市场化的VC/PE机构无法做到碧桂园创投的体量,所以为被投企业赋能自然也难以企及,而投后赋能则是碧桂园创投先天自带的优势。“我们背靠全国最大的社区之一,能撬动广泛的产业资源,赋能场景极其丰富。三年以来,已为多家已投企业链接高附加值资源。同时,我们的portfolio之间也已形成一个富矿式的朋友圈。”代永波说。

时至今日,碧桂园创投已经成为了创投圈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但在代永波心中,还有三个担忧经常萦绕。

第一,投资项目和团队尚未经历充足的时间考验,“过去三年主要在赢得市场信任,我们自我评价是已经实现了。后续机构将进入策略及模式转型升级的改革深水区。”第二,组织建设如何匹配飞速发展的机构业务。时至今日,碧桂园创投走出了一条完全与众不同的道路,已经没有可以直接学习和对标的同行。“组织架构的持续迭代,如今是摸着石头过河。”

最后是人才饥渴。在当下的VC/PE行业,所有机构都在抢人。代永波仍表示,招募全球最顶级大学博士的目标不会因此降低。

牛若磊也常常告诫团队,“前三年发展集团给了我们一个非常高的起点,但往后看,大家还是要回归到市场正常的增长曲线上去。红杉、高瓴经历了长时间的沉淀才有今天的规模,我们前三年跑得很快,后面更需要稳扎稳打。”

今天,站在三周年的节点,这支战队开启了下一程。正如牛若磊所说,自我造血是任何一家常青机构都需要具备的能力,第一步便是募资。“我们希望两条腿走路,所以也在规划第一次对外募资。除了集团支持外,我们希望通过对外募资进一步多样化资金来源,回归市场化道路。”


关于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 欢迎发送邮件至 398879136@qq.com 电话:13826579603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