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欢迎来到青年创业网
  • APP下载
  • 服务热线:0755-36957790
网站首页 生意 分析评论 人物 创业课堂 商业前沿 大公司 创业动态 大消费 电商 热点关注 投融资 汽车出行 文娱 新科技 干货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青年创业网提示多做项目考察!

鸿蒙距离安卓还有多远

马斯克 2020-09-10    我要分享:

鸿蒙距离安卓还有多远


作者|钟薇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我们已经开始构建自己的生态,把生态干起来,鸿蒙OS系统已经投入上亿,体验一直在改善,现在能达到安卓70%-80%的水平,但是每天每周每个月都在改进。”近期,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谈论了鸿蒙OS目前的状态。 

就在前一天,DigTimes报道称,华为供应链传砍单讯息,华为近期已经通知将修改Mate40出货量,砍单幅度达30%。 

近两年来,华为几乎没有什么好消息。海内外消费者最关注的问题,无疑是手机还能否使用,其中涉及芯片是否短缺,安卓是否可能断供,而鸿蒙OS何时能运用到华为手机上。 

在国内“缺芯少魂”的常态中,操作系统领域一直缺乏自主创新,这决定了鸿蒙OS的突围之路很艰难。 

但鸿蒙OS的机遇是,针对下一轮操作系统的战争已经打响,谷歌推出了针对IoT的新系统Fuchsia,用来取代安卓,鸿蒙OS也同样是为了IoT而准备的。 

华为应用市场已开通41项服务,图源华为手机官方微博 

这是一场华为与谷歌的对垒,但历史如此相似,在上一次手机操作系统迎来变革之时,谷歌推出安卓系统,在很长时间内被称为苹果iOS的模仿者。 

但安卓最终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作为后来者,安卓已经成为如今全球市场份额第一的手机操作系统。

对于鸿蒙OS而言,在创造安卓的奇迹之前,还需度过眼前的危机。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原本是要为下一场变革而战的鸿蒙OS,不得不尽快补位。 

因为华为手机亟需一款替代品,鸿蒙OS可能不得不直接对战安卓。 

不过,鸿蒙OS还没准备好,即将在明日华为发布会推出的全新EMUI 11,也佐证了这一事实。 

明日的发布会上,华为将推出EMUI 11的消息,从华为终端官微发布的预热海报中看到,搭载EMUI 11系统的智能手机可以将冰箱、空调、微波炉等家用电器通过华为云服务连接在一起。但此前有消息称EMUI 11系统是基于开源版的Android 11。 

鸿蒙OS何时出击手机领域,能否复制安卓后来居上的奇迹,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竞速下一代操作系统,但鸿蒙OS略显仓促 

2007年11月5日,一个小绿人问世,谷歌宣布推出安卓——这款基于Linux 平台的开源手机操作系统。人们很难想象,这个头上有天线、名为“安卓”的机器人会在今后影响数亿人。 

但在当时,安卓的问世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因为彼时操作系统市场正在发生一场巨大的变革,竞争由PC转向了移动端。 

PC时代的王者微软来迟了一步。苹果却是那个抓住了机遇的玩家,它通过iPhone和iOS开辟了智能手机时代。 

同一时期,谷歌推出了安卓,诺基亚推出了Symbian操作系统,三星也在试验操作系统Bada。 

让人惊讶的是,安卓成为了其中的幸存者。直到安卓崛起,与苹果iOS分庭抗礼后,比尔盖茨也表达了自己的反思。他在一场活动时发表演讲时,谈到了自己犯下的“最大错误”,便是给了谷歌机会推出安卓。在谷歌收购安卓公司时,微软没能及时出手。 

2012年左右,随着安卓和iOS市场份额逐渐增大,Windows Phone(简称为WP)、塞班等系统的市场占有率不断被挤压,一轮操作系统之争尘埃落定。

安卓机器人

也是从这时起,华为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并在华为公司中央软件院欧拉实验室,专门成立了华为手机终端操作系统开发部,在2016年启动了鸿蒙OS的开发。 

直到2019年,华为深陷谷歌断供安卓的危机,才正式推出了鸿蒙OS,不过这一系统在最开始,是为下一代操作系统而生的——为了迎接IoT时代,鸿蒙OS可面向全场景、适配各种各样的硬件终端、终端之间无缝协同。

一个重要的玩家阿里云OS也在2016年做出了重要的改变。 

马云曾进行过一场演讲,他说:“当你在一部电话装一个操作系统,打电话只占了20%的使用。今天,80%的时间,手机并不是用来打电话的。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在汽车上装一个操作系统,或者我们一个操作系统内置于一盏灯,一个电冰箱或洗衣机,世界就发生改变了。” 

马云发表演讲的一年前,原本基于Linux的阿里云OS,从手机领域升级到IoT,成为一款面向汽车、IoT终端、IoT芯片和工业领域研发的物联网操作系统。 

无论是阿里云OS还是鸿蒙OS,都预示着下一代操作系统的竞争已经开始加速,而玩家们朝着的方向,都是IoT。 

一种普遍的说法是,在PC时代诞生了Windows,在移动时代又有安卓与iOS,而下个时代将会因为IoT走向多平台时代,手机、电脑、平板、智能穿戴、智能硬件和智能家居等设备都将打破壁垒,共用一个操作系统。 

但谷歌比微软更有紧张感,手握安卓,也不安于现状,在2016年便被曝出正在秘密开发一款新系统Fuchsia,用来取代安卓。 

据彭博社报道,当时谷歌投入了100多人开发Fuchsia,其中不乏资深员工和高管。知情人士称,谷歌希望在三年内把它应用于联网家居设备中,然后再把它扩大到笔记本电脑等更大型设备上。最终希望在5年内利用它取代Android。 

不过,直到如今,谷歌还未正式发布这一系统,曾经“安卓已死”的说法也渐渐平息。但华为已经选择正式推出鸿蒙OS。 

作为后来者,华为早了谷歌一步。无奈的是,鸿蒙OS的面世更像是为了应对禁令而仓促上阵。

自华为被美国加入实体清单,谷歌便需要按照美国商务部要求,停止与华为相关的业务和服务,包括安卓。余承东曾提到,无论有没有美国的制裁,鸿蒙OS都会发布,但这确实加速了鸿蒙诞生的进程。 

鸿蒙OS原本的计划是2020年春天发布,华为为了提前推出在短期内投入了大量资源,包括近5000人的开发团队,“早期主要是开发核心技术需要的人员没那么多,现在短期内将操作系统完善工作量非常大”。余承东提到。 

虽然鸿蒙OS在日渐完善,外界一直有鸿蒙OS即将取代安卓的乐观评论,但关于鸿蒙OS系统成熟度的质疑也与日俱增。 

鸿蒙OS需要复制一个“安卓联盟” 

如今,距离鸿蒙OS 1.0正式发布刚好一年时间,鸿蒙OS 2.0即将在明日的华为发布会上亮相,它将应用在华为的PC、手表、车机等产品上。

在华为此前公布的鸿蒙OS历程中,包括了2020年至2022年的规划,其中PC、手表手环、车机等产品等产品将在今年陆续推出。此前鸿蒙OS还曾被应用在智慧屏上,这也是鸿蒙OS首次投入使用。 

鸿蒙OS应用在华为智慧屏上,图源华为官方微博 

关于鸿蒙OS的发展规划,华为没有食言过,稳稳地跟着时间表走。但至今,鸿蒙OS在华为手机端的应用时间表依然是空白的。 

鸿蒙OS不仅仅是一个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但华为手机亟需一款替代品。 

9月7日有消息称,华为鸿蒙OS手机最快将在明年正式发布,对于这一消息,华为官方并未做更多回应。而另一边,华为手机即将无法使用安卓系统的危机,依然悬在梁上。 

华为不得不推出鸿蒙OS,但应用鸿蒙OS对华为手机而言,可能是转机,也可能是危机。

在曾经手机操作系统格局未定之时,诺基亚选择了Windows Phone,而不是安卓系统,从而没有跟上智能手机市场的大势,在市场份额、营收和利润全面下滑,最后走向破产。而曾经站队了安卓的许多手机厂商,幸运地走到了今天。

鸿蒙OS正处于安卓与iOS两大阵营统治全球市场的时代。 

Canalys数据显示,2020年二季度,华为在欧洲市场销量环比下降20%,三星位居市场份额第一、苹果位列第二;华为在印度市场出货量环比骤减近5成,小米、vivo、三星在该市场处于领先地位,华为未进入前五。 

在手机领域,鸿蒙OS目前仅能依靠自己,而华为手机目前面临的险峻局势,对于鸿蒙在手机上的启用也是挑战。 

在车载领域,2020年7月华为宣布比亚迪有望成为第一款运行鸿蒙OS的移动设备,但这也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鸿蒙OS需要更多的结盟者,就如曾经的安卓一样。 

直到现在,iOS都只局限在苹果系列产品中,但在安卓面世后不久,谷歌就开放了安卓的源代码,邀请了84家硬件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及电信营运商,组建了一个开放手机联盟,共同研发改良安卓系统。 

开放源代码,并且免费。这无疑对三星、HTC等全球手机生产商造成了巨大影响,他们开始采用安卓系统生产智能手机,并在安卓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 

而在手机之外的终端硬件上,安卓可以应用到相机、电视等设备上,当时尼康的CoolpixS800c、波音787的Thales娱乐系统都是基于安卓系统。 

与生产厂商的“联姻”,让安卓系统一步步与iOS拉开差距。 

这对于华为而言,无疑是极具难度的,谷歌虽曾推出过手机产品,但大多毫无声响,主要由三星等厂商支撑,华为却是当下其它“友商”最关注的竞争对手。 

2012年左右,三星、HTC、宏碁等玩家都加入了安卓阵营,但他们也有意图推出其他系统的手机。宏碁曾尝试与阿里云系统合作,谷歌马上指责阿里云系统是安卓的衍生产品,却不兼容安卓系统的设备,破坏了游戏规则。 

这对于想要支持或尝试其他系统的手机厂商而言,无疑是一种警告,谷歌的抵制措施帮助安卓稳定了市场地位,封锁了其它操作系统的道路。 

鸿蒙OS的成功,不能仅仅依靠华为手机,需要突破整个安卓阵营,但这并不容易。 

安卓生态的壁垒难突破 

回溯安卓崛起的历史,除了通过开源的结盟方式,安卓在性能和生态方面上也并不逊色,这都支撑起安卓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操作系统。 

鸿蒙OS如今还陷入了技术争议中,比如是否为华为自主开发的操作系统,一个关键点是,在谷歌被曝出正在开发Fuchsia后,华为才开始推进鸿蒙OS。 

鸿蒙OS是基于微内核的分布式操作系统。余承东曾提到,Fuchsia是微内核的,可适配各种各样硬件终端,但Fuchsia 还不是分布式设计,性能还不够好。 

虽然鸿蒙OS还未受检验,但余承东对鸿蒙OS拥有极大的信心。近期他又为鸿蒙OS造势,提到鸿蒙OS系统已经投入上亿,体验一直在改善,现在能达到安卓70%-80%的水平。

余承东还说,“如果以后再封杀,让所有中国公司都不能用谷歌生态的话,我们这个生态就可以全球销售,把替代谷歌的生态建起来。” 

从这一设想中可以看出,余承东认为,如果中国手机厂商都面临与华为手机同样的险境,无法使用谷歌生态,鸿蒙OS的胜算便大得多。 

这是因为在系统生态上,安卓的壁垒很厚。 

安卓也曾和华为一样,急切地构建系统生态,试图拉拢更多开发者加入安卓,因为用户选择手机的一个重要标准是应用数量。 

在安卓崛起的那些年,一个重要的标志是,Google Play的应用数量也渐渐超过iOS的App Store。等到安卓市场份额扩大到一定程度,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将安卓作为了首发平台。 

华为十分重视服务和应用软件生态,早在2016年就发布了HMS2.0,但只有账号、支付和推送3个基本功能。今年6月份,HMS已经发展到5.0版本,在图形(Graphics)、媒体(Media)等多个领域共新增了20多项能力。 

为了吸引开发者,华为推出了耀星计划,拿出10亿美元补贴,余承东也积极宣传,打消开发者的顾虑,称Android生态的应用迁移到鸿蒙OS系统的开发工作量“非常之小”,用华为的方舟编译器1到2天就能完成,包括淘宝、天猫、QQ 和今日头条等在内的40多个应用程序已完成这种编译工作。 

鸿蒙OS的生态还走在成熟的路上,主要是HMS(华为移动服务)无法在短时间迅速达到一定规模,许多开发者还处于观望的状态。 

2020年6月,华为曾宣布全球注册开发者增至160万,全球集成HMS Core的应用数量则为8.1万个。半年间注册开发者增加了30万人,接入HMS Core应用数增加了近3万余个。 

华为的成长速度较快,中国开发者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但依然远远不及安卓与iOS的体量。HMS无法尽快普及,吸引更多开发者加入,就等于鸿蒙OS仅仅只是一个空房子而已。 

鸿蒙OS才刚迈出了几步,现在谈论也许太早。安卓从开发到正式发布,前后历时五年,失败的微软在开发手机操作系统时,花费了超过200亿美金。 

仅仅是开发出一款操作系统这件事,便耗时又耗力。但操作系统的变革正在发生,市场永远有未知的需求没有被满足,永远需要更好的产品,或许几年后,人们会像如今谈论安卓一样,对鸿蒙OS的崛起侃侃而谈。 


关于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 欢迎发送邮件至 398879136@qq.com 电话:13826579603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